褴褛

没什么要说,慢慢走吧~

一回头,青春都喂了狗。

虚假的背后是真实,还是真实的背后是虚假,有些不去相信,有些无法相信,城,越深,门,越紧。
如果我已困苦为常态,那么些许美好足以使我欢乐。相反,或许些许困苦足以摧毁我了。同样两个概念,调换位置,
得到的结果却是如此差别。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真是看不透,猜不透,也看不够,也猜不透。
正如眼前的一湾河水,你看到的是水和树,天空,水草,这是你所看到的,而如果你偏要看水里有什么,草里有什么,山的后面有什么,我原本想让你看到些什么,但你看不到我让你看的什么,我说什么你不知道,你看什么我也不知道,我让你看一张图,你想看一个世界,错了,真错了,也许有些东西真的就不必开始,亦或是坦然到一句罢了,一切都归为零,一切都归为缥缈。
人生想罢也为如此,从零开始,归零结束,一切都是虚的,一切都是朦胧的,而一切都是不能相信的,包括自己。

太多虚假的东西来遮住我的眼,世事无常,还未看透,还未看够,只想淡一点,慢一点,活的自己一点。

铜山湖水库,一游。

我手机里没有妈妈的照片,翻来翻去一张都没,我很愧疚。我爱我的妈妈,自小我都这样爱着,从来都不曾改变过,就目前而言,我唯一爱过的人就是我的妈妈,我不能阻止我妈变老,但我对妈妈的爱永远不变。妈妈,我爱你。

南安,水头,半年,有如意,有不如意,有不堪,有回首。告一段落,开始新的旅程,回武汉见哥们,暂时先逃避一些现实,该面对的总要面对,我不会退缩,加油!

和整一年未见的舍友相聚厦门,我们都还是老样子,只不过我还是只身一人,而他已然扛起生活的担子,小夫妻两个生活在这硕大的城市,一个简单的小窝,我看到了他幸福的样子。“生活”在这里已然是最真实的模样,无需修饰,也无需多余的措辞。希望你们可以坚强的生活下去,能够携手到白头,有机会,我还会来打扰你们的。
   来厦门很多次了,要说玩也没怎么玩,我和舍友骑着ofo在湖里区游荡了一圈,躲避了川流的人群,往那些华丽背后的朴素走去,湛蓝的海,洁白的云,和一条重色的天际线,整洁的画面丝毫不显得单调和乏味。那些深巷中,躲藏着岁月的斑驳,曾经花白的大理石,如今被时光冲刷的变了模样,它不再光鲜,躲在不经意间的角落,不仔细看,实在很难发现它。闽南特有的老房子,橘红色的砖,褐色的屋顶,翘起的飞檐,对称的造型,实在是符号一般的刻在我的脑海,可惜我未亲身走进去,可以让闻一下屋里潮湿的气味,还有各种家具和饭菜混合而成的生活味,可以让我知道,闽南原来是这样的。
   但是,我还是没有避开所谓有名的景点,曾厝垵走一圈,天很热,人也很多,当这种以慢节奏著称的巷子加快节奏的时候,他也就变得不再吸引人,所有人匆匆忙忙,一扫而过,除了咔咔声和脚步声,这里真正留给我们的是什么呢?我对朋友讲,这种岁月积淀下的巷子,不花时间慢慢找寻它的可爱,那么你还不如去CBD去看更为直接一点的来的开心一些,但没办法,所有人都想去人少的地方去找寻一下自己,而不知,所有人都如是想。
   被厦门的阳光刺伤了,哥们的饭菜做的没得讲,那瓶百威他没喝完,他说他也喜欢一个人去海边走走,只不过今天和他媳妇儿一起了,那几餐的菜有很多姜,他说很好吃。
    在临走前,我想我还会来厦门,找个靠海的青旅,可以让我吹着海风,缅怀一下所谓的青春。
   晚安,愿长夜无梦,愿所有夜晚安眠。

未完成。